澳之美食佳酿

为您提供最新鲜的澳大利亚饮食与农业信息

科学已有定论。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近年来,围绕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问题一直有一场围攻恐吓运动。而 Asher Judah 认为,不仅转基因技术是安全的,而且如果澳大利亚想要实现其农业潜力的话还必须运用这一技术。

       科学已有了定论。争辩也都结束了。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对动物,对人类,对自然都是安全的。

       实际情况是,转基因食品根本就是毫无风险,而且人类及其庞大的食物生产系统在和它打了近二十年的交道以来还从未发生过一例健康事故报道。自1996年以来,美国几乎已有十亿头肉用牲畜吃了转基因食物产品。而科学显示,没有任何一家动物健康机构报道过这些动物中有任何一个一生中出现过任何与转基因食品相关的健康问题。人类消费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物产品情况也是一样。根据欧盟的一项估算,过去十五年中,人类消费了两万亿份含有转基因食物产品的餐饮,消费人数多达数亿,他们来自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一家人类健康权威机构报道过有任何一例健康事故发生。


大家为何如此大惊小怪?

       如果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如果这种食物的营养成分和非转基因食品是一样的,那为什么大家都如此大惊小怪呢?

       为什么在数以千计的研究报告都证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没有任何影响的情况下,人们还如此担心呢?答案很简单。反科学游说势力在散布恐慌情绪方面比科学界的事实宣传工作肯定更有效更成功。围绕着转基因技术展开的有组织反对活动是最大的挑战之一,并且它们正阻碍着澳大利亚采纳更为有效的农业科技手段。目前,反对转基因技术的各方势力包括环保活动人士、反转基因食品农场主、健康饮食习惯倡导组织、有机食品专营农场、宗教组织以及那些反对他们称为“生命私有”的人士。

       这些组织所采用的方法既直截了当又五花八门,但其中最有效的策略是提出以下谬论来煽动恐慌情绪:吃了转基因食品会有健康风险,但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而且未经科学验证;会释放出危险的转基因生物;减少了天敌;增加了次要害虫;扰乱了昆虫生态的稳定性;催生了抗农药超级害虫;增加了农药和化肥的使用频率;丧失了国际消费者市场等等。这些煽情活动虽然无一是以事实为依据的,但却非常有效,其结果是澳大利亚曾经令世人羡慕的转基因科研成果受到重创。澳大利亚自1996年起就开始种植转基因棉花了而且在这一科研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现在,95%以上的澳大利亚棉花作物多多少少含有转基因成分(根据2011年5月参议院做出的估算,《补充报告》第二页),棉农因此增收 3.95 亿澳元,相当于每公顷平均增收 180 澳元 [根据 Graham Brookes 于2012年9月20日向全国记者协会发表的演讲报告,题目为《转基因作物对世界经济和环境所带来的影响》(The global economic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GM crops)]。

       但是现在,澳大利亚比起国际上的主要竞争对手据说已经落后了大约十年,使农场主和生物技术公司处于经济困境和关张倒闭的风险。澳大利亚如果想要逆转这一趋势,就需要迅速果敢地采取行动,否则这一差距难以缩小。


这一技术为何重要?

       我们为什么要忧心忡忡?难道澳大利亚农场主干得还不够好,非得还要改造一下自然本性才行?这一问题合情合理,但是残酷的现实是,事物不会一成不变。正如计算机和机械化彻底颠覆了我们的工作方法一样,基因修复技术正在改变我们的耕种以及如何有效耕种的方法。而这方面的事实在世界各地比比皆是。

       自1996年以来,转基因作物的耕种面积已经增加了上百倍,达到了2014年的1亿8150万公顷。美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和转基因作物种植国,种植面积为7310万公顷。另外,美国生化科技作物的转基因技术采纳率已接近90% (ISAAA Brief 44-2012:Global status of commercialized biotech/GM Crops: 2012, Executive Summary, New York, 2012, Table 1)。这说明美国社会对转基因技术的接受程度很高。

       运用转基因技术并不只有美国一家:2014年有28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采纳了转基因技术。巴西、阿根廷、加拿大、印度、中国和南非都将大片的耕地投入了转基因作物生产。南美、亚洲和非洲国家合起来占全球转基因作物总产量的54%,总耕种面积达到了9410万公顷,是澳大利亚的一百多倍。由于已有大量文献证明转基因技术能提高农作物产量,因此世界各国对这一技术的兴趣呈爆发式增长。根据行业组织 ISAAA(国际农业生物技术申请采购服务)的统计,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连续十二年都是两位数的增长率。到2012年,全球81%的大豆,81%的棉花,35%的玉米和30%的芥花都是运用转基因技术种植的。另外,人们还对转基因苜蓿、甜菜、土豆、木瓜、丝瓜、白杨、西红柿和大米发生了兴趣。


无可争辩的优势

       世界各国对转基因技术的快速热衷原因很清楚。因为这一技术是我们有生以来最重要的科技创新之一。它同时也是功能最强大的技术手段之一,能使我们对某些生物特性进行修正以为我所用。这种基因修复技术具有改变整个世界的强大威力。以下是其诸多优势中的几个例子:

  1.          · 提高生活水平;

         · 提高生产效率;

  •          · 增加作物产量;
  •          · 加速作物生长;
  •          · 改善农民收入;
  •          · 减少杀虫剂、除草剂、化肥和水的使用从而降低了投入成本;
  •          · 改善环境状况。

       上述这些优势已绝不仅仅是预测了,而是当前活生生的现实。根据 ISAAA 的统计,从1995年至2014年这二十年期间,转基因技术“已使化学杀虫剂的使用量减少了37%,将作物产量提高了22%,并使农民的利润增加了68%。”就农民而言,转基因技术还能够带来很多增产提效的优势,对他们来讲意义重大。这些优势包括:

  •         · 增强了抗虫抗病能力;
  •         · 作物有了不同的生长和成熟速度;
  •         · 所生产的果实和种子变大;
  •         · 营养水平更高;
  •         · 改进了收成质量;
  •         · 提高了阳光、营养成分和水的吸收能力;
  •         · 提高了运输储存的适应能力;
  •         · 对之前被认为是干旱、潮湿、寒冷、霜冻、碱性强或缺乏营养的气候和土壤环境更能适应。

       从很多方面讲,转基因技术是人类育种选择计划在农业科技方面的延续。这一计划开始于一万年前的新石器革命。所不同的是,原来培育出一个大穗玉米品种需要几代人的尝试失败再尝试的无数次努力,而在今天的实验室中,这一过程仅仅需要几年时间。简而言之,转基因技术是一项具有颠覆意义的革命性技术。如果成功掌控的话,它可以彻底改观整个世界的农业生产效率。然而澳大利亚却面临着丧失这一千载难逢好机遇的风险。


澳大利亚面临的诸多选择

       按面积计算,澳大利亚是世界第六大国家,占全球陆地面积的5.9%。这块辽阔的天赐沃土给澳大利亚既带来了艰巨的责任又带来了难逢的机遇。有了转基因技术这门利器,澳大利亚农民便可以在较为贫瘠的土地上开荒种田并提高产量,可以应对土壤的盐碱化现象,帮助作物自行解决缺氮问题,从而延长生长周期,可以杀灭害虫,消除疾病,并延长作物的保存周期。如果管理得当,转基因技术将具有无限的潜力。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有能力想种什么就种什么,想在哪种就在哪种而且价格还是最经济实惠的,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具有责任感和开拓精神的农民们一旦掌握了转基因技术,他们便能够化贫瘠为富饶,改低产为高产。

       这一技术将使澳大利亚那些较为贫困地区如沐春风,将为北部热带地区和南部温带地区带来更大的投资机遇,将增加经济活动和提高国民收入。简而言之,转基因技术有可能会将澳大利亚的大片土地转化为农业高产区。此外,由于这种技术提高了现有农田的产量,因此它还能确保澳大利亚很多地方的环境免受干扰。无论是扩大还是保护,无论是提高还是专注,我们这块大陆所面临的机遇是无限的。


我们必须当机立断,采取行动

       澳大利亚目前很有可能在国际农业、水产和林业产品市场方面失去竞争优势。到2012年,澳大利亚只有七十万公顷的农田用来种植转基因作物,其中大多数是棉花和芥花 (ISAAA Brief 44-2012: op. cit., Executive Summary, Table 1)。这一种植面积还不到全世界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0.005%。澳大利亚要想增加其在国际农产品市场上的销售份额,要想使这块大陆充分发挥潜在优势,要想夺回转基因研究方面的第一把交椅,就必须推行深入的政策改革。有几个关键领域必须要采取行动。它们是:

  •         · 降低转基因技术商业化成本;
  •         · 加快转基因试验项目的审批流程;
  •         · 消除州政府为转基因技术做出的临时禁令;
  •         · 创建一个稳定的管控环境;
  •         · 提高两种食品的分离容忍度;
  •         · 拒绝针对转基因食品所提出的标识要求;
  •         · 提升社会对转基因产品的信心。

       如果澳大利亚能够实施上述这些改革措施,那么充满无限机遇的美好愿景就一定会实现。否则,这个国家就可能赶不上下一班经济技术发展的快车。自新石器革命以来,人类在提高农业生产效率方面几乎一直在不断地进行着艰苦卓绝的奋斗。这一过程贯穿了各个不同的变革时期,从古时的动物驯化技术到新旧世界第一次进行物质精神接触和沟通,从英国的农业革命到机械化的采纳,直至最近发生的绿色革命。

       无论我们从哪个角度看,人类总是在努力地通过积极的技术创新和改良来提高农业生产力。然而澳大利亚在过去二十多年里由于恐惧、误解和谬误等原因而逐渐背离了这一历史进程。现在是我们重振科学信仰,把握经济发展机遇的时候了。澳大利亚拥有美好的农业前景。我们要做的就是脚踏实地地去开创它。


作者简介:Asher Judah 是一位政策和媒体专业人士,为地产、建筑、制造和农商领域的行业协会工作了十二年。他著有公共政策书籍《澳大利亚世纪》(The Australian Century)。他在诸多公共政策事务方面发表过文章,其中包括城市规划、人口增长、农业、中国和环境等。此外,他还是公共政策书籍Right Social Justice: better ways to help the poor and Really Dangerous Ideas的作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