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之美食佳酿

为您提供最新鲜的澳大利亚饮食与农业信息

我们如何解决澳大利亚的土壤问题?


作者 | Michael Jeffery 


归根结底,万物源自土壤。然而,澳大利亚的土质正在变差。这一问题亟待解决。


我的观点简单明了、一针见血 —要想拯救地球,我们必须拯救我们的土壤。到2050年,随着世界人口从70亿增加到100亿,澳大利亚必须要将其食品产量几乎翻一番才行。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解决土壤问题,在全世界由于城镇化建设、土地干旱化及其他原因而每年正损失 1% 的农田时。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解决土壤问题,在我们尚未以可持续性方式用水,尤其是用水灌溉时。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解决土壤问题,在化石燃料和肥料价格逐年上涨时。


由于诸多因素的发生,我们为世界日益增加的人口提供食物的能力正在提高。我们在科技和食品分配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由于储存和运输条件的改善,我们可以延长食品的保鲜寿命。但是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简单而根本的要素。那就是土壤。澳大利亚的土壤正在退化。我们并没有好好善待它。这需要我们对澳大利亚的地貌工作重新做一次全面的评估。其中有三个关键因素:

· 土壤本身,以及土壤下面那些菌类和微生物活动状况(对此我们所闻甚少)。

  • · 水文状况 – 水的可用性及如何在土壤中保持水分。

  • · 我们在土壤里种植什么。


要想成功恢复并利用好上述这些宝贵资产,最关键的因素是将三者结合起来一起管理。长久以来,我们都是将它们割裂开来、分别治理,比如只关注水的利用。

对这三个要素有效进行管理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应该将它们宣布为国家重要的自然战略资产,对它们统一进行管理。


谁在管理着澳大利亚的地貌?土著居民照看这块大陆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现在是人口为十三万的农民和牧民管理着国家60%的土地。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想些办法来帮助他们。有两个办法可以帮助他们 — 支付合理的价格购买他们的产品并且奖励他们成为我们农用土地的主要守护者。


如果我们的农民是土地的主要守护者,我们又如何为他们提供更有利的公众支持呢?我们需要使澳大利亚的城镇重新寻回它们在农村的根,也许可以通过在各个学校建一座花园来实现。我们还需要探讨科研在这方面所起的作用。尽管我们澳大利亚不乏优秀的科学家,但是科研本身则缺少资金而且闭门造车。我们甚至还没有真正地了解清楚我们在土壤科学方面到底积累了多少学识。这是需要了解的,这样我们才能知道土壤科学关键的薄弱环节是什么。


我们需要定义什么是我们所说的健康土壤,然后想办法如何去衡量它。也许是看碳含量的多少,也许还包括其他要素。一旦确定了衡量标准,我们就可以通过案例研究来得出农民朋友所提供的各种数据的测量结果 —自然数据、有机数据、时间数据、水量数据等等。


久而久之,我们就可以准确地了解到,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然后为我们的农民朋友提供清晰明了的建议,帮助他们制定决策来改进他们那片土地,进而改进整个澳大利亚的土地。然后,我们将正式设计并实施一套研究方案,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 CSIRO及相关大专院校再据此制定出各种相应政策。


所应铭记的教训是:澳大利亚需要根据各类基本要素建立一套土壤国策。


作者简介

迈克尔 杰夫里少将是2003年至2008年期间的澳大利亚总督。他是澳大利亚第一位倡导土壤健康的知名人士,力图唤起公众意识,认清土壤对可持续性生产力所起的关键作用。他还为政府就土壤科研进行出谋划策。

杰夫里少将拥有显赫的戎马生涯,曾参加过在马来亚、文莱和越南的军事行动,并荣获十字勋章和南越勇敢十字勋章。他指挥过空军特种团,1990年担任副总参谋长直到1993年退伍为止。

他是担任澳大利亚总督的第一位军人。此前,他曾任西澳大利亚州的总督。他还是澳大利亚童子军的领袖,并且创立了国际未来发展方向这一非盈利研究机构并担任其首届主席。该机构出版澳大利亚各类重要议题的研究成果。